军旅诗歌有着悠久的传统。自先秦以降,从诗经楚辞到唐宋诗词,军旅作品在卷帙浩繁的经典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蕴含于诗中的浓烈的家国情怀、大无畏的奉献牺牲精神,更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在当代诗歌中,军旅题材诗歌也占有重要的位置。《长剑当歌》,不仅表达了中国当代军人的情怀,更是军事诗歌的延续和承继。

  海田在《长剑当歌》的自序中这样写道:“在这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浮躁的社会里,能够静下心来阅读诗歌的人越来越少。我们有多久没有以一种平静的心态去过平静而丰富的生活了?军旅诗歌是最能体现生命硬度、精神场域和灵魂质地的。以诗歌的骨质追寻永存中华民族心灵的英雄精神和神圣诗情,解读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情怀,一直是我的不懈追求。”

  “以前我以为诗歌离我的职责很远。以为那是一份自我空间的梳理与表达,是内心世界的情愫与流淌,是精神领域的逃逸与救赎。而在我的军旅生活中,猫耳洞炮火中的感怀,麻栗坡烈士陵园里的殇痛,前观看新中国成立35周年、50周年、60周年大阅兵时的震荡激情,让我明白了诗歌离我的使命很近很近。它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,随我下连队、上哨所、钻山沟、登高原,随我与战士们交流,感知他们的精神与情感……于是,我有了一首又一首、一本又一本记录军旅生活的组诗、长诗……”海田的这些话语,可以作为她的诗的宣言。

  二炮是一支战略部队,彰显着国家和军队的力量。《长剑当歌》为读者展开了二炮指战员们阔达胸襟和高尚情感的画卷。我们看到了《灵魂交响曲》中的诗句:死神扼住了你的身体/却无法桎梏您的意志/您屹立在战位上/死神望而生畏无法靠近;看到了《忠诚之歌》中的诗句:奔走世纪的银河里/我们虽然是一片微弱星辰/却闪耀着一片夺目的放射着忠诚信仰忠诚的士气;看到了《英雄礼赞》里的诗句:仰望英雄的天空/我探索这两个字的形象/打开英雄的心扉/我叩问这两个字的寓意/从一名独立潮头的冲锋士兵/到一群群风起云涌的先进典型/我在巡礼在敬慕在追随/我渐渐找到了谜底。

  诗歌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所独有。它并非是表现自我的内心独白。诗歌是具有社会性的,诗歌的社会性是与生俱来的。诗人只有充分意识到诗歌的社会性并把它作为写作的一种自觉,才能写出真正有血有肉的作品。我们说诗歌揭示内心世界,就是指它以个性化的视角和语言,呈现其公共经验。诗人会随着自身阅览的增加,将诗情融入社会生活,融入百姓生活。

  当然,诗歌的社会性并非只决定于作品的题材,重要的是诗歌进入生活的深度和广度。为此,海田作出了许多的努力。在《长剑当歌》诗集里,无论是讴歌英雄,还是对重大事件的呈现;无论是对部队基层生活的摹写,还是对军人生命意义的探究和思考。无不饱含着作者对这支军队的热爱,对当今世界和平与战争的思考。作为一名军旅诗人,这是责任,更是使命和担当。

  作者说,“我将不断创新、深刻、丰富着自己和作品,始终如一地用心灵以温暖、真诚以滋润,写出令人心灵颤动的东西,并致力于表达生命意识的觉醒与启蒙。沿着这个方向,逐次拷问生命的重大系列命题:永恒与瞬间、生与死、战争与和平……”《长剑当歌》是为军队而歌、为社会而歌,它为读者认知诗歌的社会性与艺术性兼顾和结合,提供了一个阅读范本。

  诗歌如何表现英雄模范?英雄模范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引导。《长剑当歌》这部诗集的19首作品中,有5首是抒发对英模人物的崇敬之情的。这当然是军事题材诗歌创作的应有之义,也是部队诗人的责任。这些年,抒写英雄模范的诗歌作品很多,发表和出版后,也都为社会关注过,但是,就诗歌艺术而言,有不少值得探讨的问题。作者抒写英雄模范,容易仰视他们,不能平视。能不能发掘和发现英雄模范的行为源头和情感细节呢?能不能拉近英雄模范与普通人之间的距离呢?能不能走进英雄模范的内心世界而不流于浮泛呢?就此,这些作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《长剑当歌》作了许多努力,或许能够为诗歌表现英雄模范人物拓开一条新路。

  和平与战争,可以说是军事诗歌的永远主题。在当代军事题材的诗歌中,就战争抒情而言,我们多习惯表现战争的雷霆之势,表现战争的磅礴悲壮。在诗歌中,对战争的惨烈、残酷的一面,其表现远远多于对人性弱点的审视和自省。这里既有文化传统的原因,也有思想束缚的因素。其实,表现战争惨烈、残酷的一面是有必要的。诗歌可以刺穿人心,它对于战争中的死亡,该怎样去表现?因为表现死亡也是一种战争准备——思想和精神的准备。或许我们应该从一个更大的范畴来思考和平、思考战争,这样,我们的诗歌,才能跨出更大的一步。

  军旅诗歌有着悠久的传统。自先秦以降,从诗经楚辞到唐宋诗词,军旅作品在卷帙浩繁的经典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蕴含于诗中的浓烈的家国情怀、大无畏的奉献牺牲精神,更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在当代诗歌中,军旅题材诗歌也占有重要的位置。《长剑当歌》,不仅表达了中国当代军人的情怀,更是军事诗歌的延续和承继。

  海田在《长剑当歌》的自序中这样写道:“在这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浮躁的社会里,能够静下心来阅读诗歌的人越来越少。我们有多久没有以一种平静的心态去过平静而丰富的生活了?军旅诗歌是最能体现生命硬度、精神场域和灵魂质地的。以诗歌的骨质追寻永存中华民族心灵的英雄精神和神圣诗情,解读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情怀,一直是我的不懈追求。”

  “以前我以为诗歌离我的职责很远。以为那是一份自我空间的梳理与表达,是内心世界的情愫与流淌,是精神领域的逃逸与救赎。而在我的军旅生活中,猫耳洞炮火中的感怀,麻栗坡烈士陵园里的殇痛,前观看新中国成立35周年、50周年、60周年大阅兵时的震荡激情,让我明白了诗歌离我的使命很近很近。它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,随我下连队、上哨所、钻山沟、登高原,随我与战士们交流,感知他们的精神与情感……于是,我有了一首又一首、一本又一本记录军旅生活的组诗、长诗……”海田的这些话语,可以作为她的诗的宣言。

  二炮是一支战略部队,彰显着国家和军队的力量。《长剑当歌》为读者展开了二炮指战员们阔达胸襟和高尚情感的画卷。我们看到了《灵魂交响曲》中的诗句:死神扼住了你的身体/却无法桎梏您的意志/您屹立在战位上/死神望而生畏无法靠近;看到了《忠诚之歌》中的诗句:奔走世纪的银河里/我们虽然是一片微弱星辰/却闪耀着一片夺目的放射着忠诚信仰忠诚的士气;看到了《英雄礼赞》里的诗句:仰望英雄的天空/我探索这两个字的形象/打开英雄的心扉/我叩问这两个字的寓意/从一名独立潮头的冲锋士兵/到一群群风起云涌的先进典型/我在巡礼在敬慕在追随/我渐渐找到了谜底。

  诗歌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所独有。它并非是表现自我的内心独白。诗歌是具有社会性的,诗歌的社会性是与生俱来的。诗人只有充分意识到诗歌的社会性并把它作为写作的一种自觉,才能写出真正有血有肉的作品。我们说诗歌揭示内心世界,就是指它以个性化的视角和语言,呈现其公共经验。诗人会随着自身阅览的增加,将诗情融入社会生活,融入百姓生活。

  当然,诗歌的社会性并非只决定于作品的题材,重要的是诗歌进入生活的深度和广度。为此,海田作出了许多的努力。在《长剑当歌》诗集里,无论是讴歌英雄,还是对重大事件的呈现;无论是对部队基层生活的摹写,还是对军人生命意义的探究和思考。无不饱含着作者对这支军队的热爱,对当今世界和平与战争的思考。作为一名军旅诗人,这是责任,更是使命和担当。

  作者说,“我将不断创新、深刻、丰富着自己和作品,始终如一地用心灵以温暖、真诚以滋润,写出令人心灵颤动的东西,并致力于表达生命意识的觉醒与启蒙。沿着这个方向,逐次拷问生命的重大系列命题:永恒与瞬间、生与死、战争与和平……”《长剑当歌》是为军队而歌、为社会而歌,它为读者认知诗歌的社会性与艺术性兼顾和结合,提供了一个阅读范本。

  诗歌如何表现英雄模范?英雄模范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引导。《长剑当歌》这部诗集的19首作品中,有5首是抒发对英模人物的崇敬之情的。这当然是军事题材诗歌创作的应有之义,也是部队诗人的责任。这些年,抒写英雄模范的诗歌作品很多,发表和出版后,也都为社会关注过,但是,就诗歌艺术而言,有不少值得探讨的问题。作者抒写英雄模范,容易仰视他们,不能平视。能不能发掘和发现英雄模范的行为源头和情感细节呢?能不能拉近英雄模范与普通人之间的距离呢?能不能走进英雄模范的内心世界而不流于浮泛呢?就此,这些作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《长剑当歌》作了许多努力,或许能够为诗歌表现英雄模范人物拓开一条新路。

  和平与战争,可以说是军事诗歌的永远主题。在当代军事题材的诗歌中,就战争抒情而言,我们多习惯表现战争的雷霆之势,表现战争的磅礴悲壮。在诗歌中,对战争的惨烈、残酷的一面,其表现远远多于对人性弱点的审视和自省。这里既有文化传统的原因,也有思想束缚的因素。其实,表现战争惨烈、残酷的一面是有必要的。诗歌可以刺穿人心,它对于战争中的死亡,该怎样去表现?因为表现死亡也是一种战争准备——思想和精神的准备。或许我们应该从一个更大的范畴来思考和平、思考战争,这样,我们的诗歌,才能跨出更大的一步。香港现场最快报码室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%,今期特马开奖结果